<P>    昨日上午,四川省自行车协会联合成都市电动车行业协会率先把30份《申请书》寄往北京,上书国家相关部门申请撤销或暂缓执行“电摩新国标”。继前晚接受央视《新闻1+1》采访后,昨日,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接受了本报记者独<A onmousedown="return hcclick('?qipei_tracelog=end_articalHotword_414')" href="http://www.homea.hc360.com/" target=_blank>家电</A>话采访。</P>ﻭﻪ<P>    成都晚报报道:何院士称,他赞成四川和成都相关协会的做法,并认为“电摩新国标”很难贯彻推行,短期内会暂缓,然后重新制定标准。</P>ﻭﻪ<P>    <STRONG>“我只是为电动车车主说公道话”</STRONG></P>ﻭﻪ<P>    成都晚报:何院士,您好!最近关于即将实施的“电摩新国标”的争论沸沸扬扬。您也加入了这场争论,为中国广大的电动自行车一族呼吁。请问,您骑过电动车吗?现在还骑吗?您站出来呼吁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?您希望通过这样一场争论达到什么目的?</P>ﻭﻪ<P>    何祚庥院士:我是骑电动自行车的,用它上班,只需要5分钟,而如果乘坐小轿车,则需要30分钟,因为我所在的北京中关村交通很拥堵。</P>ﻭﻪ<P>    我为什么要给电动自行车说话,首先声明,我在电动车生产商那里没有任何投资,也不是任何一家电动自行车厂商的股东,我只是为中国的电动自行车车主说几句公道话。因为电动车从2004年开始发展到现在,全国的保有量已经达到了1.2亿辆,说明它很受百姓欢迎,它能保证老百姓准时上班。</P>ﻭﻪ<P>    <STRONG>“城市缓堵,就应大力发展电动车”</STRONG></P>ﻭﻪ<P>    成都晚报:现在不少城市为了给机动车让路,都或多或少地对电动自行车有一些打压措施。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</P>ﻭﻪ<P>    何祚庥院士:这实际上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。现在城市为了解决交通拥堵,都提出了优先发展公交的思路。但是,权威调查显示,公交已成为城市拥堵的重要因素之一。以我所在的北京中关村为例,很多时候是40辆公交排成长龙,进不了站。公交车体积大,而有时上面只坐五六个人、七八个人,人均占用道路的面积大,而由于车速较慢,通过道路的时间也比较长。电动自行车人均占用道路的面积小,通过的时间少,所以应该大力发展电动自行车。现在一些大中城市认为交通拥堵的原因之一是电动自行车多了,这有点儿“倒果为因”了。</P>ﻭﻪ<P>    成都晚报:解决大中城市交通拥堵,您认为关键在哪里?</P>ﻭﻪ<P>    何祚庥院士:我赞成将城市道路分为快车道和慢车道。我认为,中国近期以及不远的未来城市地面交通,需要划分为快速交通和慢速交通(也许应称为较快交通)两种模式。以35公里/小时行驶速度为慢速交通通道的上限,以45公里/小时行驶速度为快速交通通道的下限。我不赞成“无间界通道”的说法,这极易造成快车和慢车的混行,在运转速度上会彼此妨碍,而且危及安全。</P>ﻭﻪ<P>    在慢车道上行驶的车辆,包括各种形式的电动两轮车,应规定车辆重量的上限,大体上以人体的平均重量60~80公斤为参考标准,也可以打一个折扣,设为最高上限。行驶车辆的尺寸大小也应有所规定,以免因车体过大妨碍其它车辆在慢车道路上行驶。</P>ﻭﻪ<P>    提出这一“行驶”标准的理由是:1、这一分道运行方案,将大幅度减少人们对所购买的小轿车的使用(请注意是“使用”而不是“购买”,所以不妨碍驾车远行),大幅度缓解交通拥堵,同时又极方便地满足了广大居民准时上下班、接送孩子上学、老人看病等需求。2、由我国所开拓的电动自行车这一新型交通工具,不仅在行驶性能上已能充分满足上述要求,而且在保证行驶安全性能上也有大幅度提高。</P><p><div style="text-align:center;"><font style="font-size:14px;text-decoration:none;" color="#FF0000">[1]</font> <a href='140846161332-2.shtml'>[2]</a> <a href='140846161332-3.shtml'>[3]</a> <a href='140846161332-4.shtml'>[4]</a> <a href='140846161332-2.shtml'>下一页</a>